这里除了这个人的欲望什么都没有

关于

【黑花】215我押没人接

      风声呼啸过耳,我没有听到三个刺头的回应,只见抬头瞠目结舌的焦老板和汪家人越来越近,一直像石头一样自由落体运动的小花突然挥动胳膊,绳影一闪,挂到三米外的岩壁,绳子骤然扯直,小花早把它夹在大腿间牢牢剪紧,此时借惯性收腹猛起,体操运动员般抓住绳子连荡带转两下攀入岩壁的阴影之中,全部动作在我坠落到看不见他的高度这几秒间,一气呵成。
      真功夫啊。这就是老九门的本事。而我最终把整张安全网砸成了一个巨大的避孕套,焦老板他们被冲击力造成的反弹晃得东倒西歪,汪家人反应极快,上来把我压制住。焦老板已经急到发狂,理都不理我,催他们快点继续往下。
      这次我没有任何谈判的机会,直接被一团手套塞住了嘴巴,枪戳着脑袋和一个汪家人一起速降,只是降到中间那个汪家人被一枪崩了眼睛,惨叫着掉进了深渊。上面的人全都在和道路将军对峙,下面的人赶紧抬枪打我,同样被一枪崩瞎,我就像地窖里的大白菜一样在枪林弹雨中被一点点拉了上去。
      快到岩缝就看见黑瞎子拿着把大狙冲我乐,黑暗里这么刁钻的角度也就是他打得出。小花和胖子一起拉我进来,我正要跟他说话,他把一截汪家风味的干粮怼进了我的嘴里。
      我们都好久没吃正经东西了,汪家口味惨淡的木屑饼干此时有如天飨,连胖子都没再废话,几个人伴着枪声骂声惨叫声在岩缝里艰难而幸福地咀嚼,组成一幅诡异的画面。
      黑瞎子还在回击,小花边嚼边掰一小块递到他唇边,他就张嘴接了。我默默看着他俩你一口我一口,揣好剩下一块留给不知所踪的闷油瓶。
      黑瞎子放下枪身,该转移了。我跟着胖子往岩缝里面挤,小花在我后面,就听黑瞎子叫了一声:“解雨臣。”
      我挨着小花,他满脸的血,表情没变,只是眨了几下眼睛,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整个身子都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了的那种抖。
      他被血黏结的睫毛颤动,嘴角下撇形成一个紧绷的弧度,推推我示意我赶紧往前。我背过身,但是没动,直到黑瞎子的气息覆近,我大力拱胖子,开始向山体深处狂奔。
      默契啊,兄弟。给你们点默契。

评论(2)
热度(34)

© 蒼歸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