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吃粮和尝试理解尖刻美丽登峰造极地骂人者的逻辑。大概可能或许会发一些笨拙的小文。

关于

【凰朝凰】别所(0)

0.0


      maa好想笑好想笑,kaname就倒在他的脚下。


      曾经希冀投向某处的目光永远熄灭,曾经希冀吐露某些话语的薄唇永远失声,曾经希冀做出某个动作的漂亮手指再也不会优雅地相搭了。他找的帮手动作那么快,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kaname已经倒在了他的脚下,如果他跪下来,就可以吻到kaname的额头,如果正后方打来一束光,他的影子就会和kaname的身体完完全全重叠在一起了,在kaname倒下之前他们可从来不会这样接近,至少他不记得有这样接近过。...


子目(上)

        “……当年我们做了标记的石砖是否已斑驳不清了?只要站到那跟前,我便可给他讲,那时冲动纵你我,你我纵马缰,穿过一天中不是最温暖,却是最绚烂的阳光,飞越这片断壁残垣,向北方驰骋,为了真相,为了虚无的美好,仿佛要一口气跑到森林的尽头,仿佛黑夜永远不会来临——它终究当然地来临了——林间空地之上,千亿星辰连成万丈银河,于是我们依然有光。想到我离开之后那光仍将照耀世间,照耀良,照耀你,我就感到发自灵魂的幸福……

        “...

一篇确定坑掉的帆还没出场就坑了的帆美丽

0


“那么,我这就去分部了。”


爱月ひかる合上文件夹。


“嗯,那边完事之后直接下班吧。”


“非常感谢您!”


爱月深深鞠躬,她离开之后,伶美うらら从屏幕转向朝夏まなと。


“发生了什么吗?你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


朝夏直直回看她,令人无法联想到其真实年龄已近四十的光滑面庞上,大眼睛流露出狡黠的笑意。


“因为有约会。”


她刻意把“约会”二字的嘴形做得极为夸张,说完就舒服地靠到黑色皮质转椅的椅背上,双手攥成拳向前推,像猫似的伸了个懒腰。


“噢?”


玩这套也不是第一次,伶美不动声色,办公室里一时只有她快速敲打键盘的声音。果不其然很快就听到...

[帆美丽]声(04)

04 伶美うらら 其二


      堇花人生一往无前。带着来到宙组第七个年头的一百多个日夜,伶美うらら颠进了名为《伊丽莎白》的兔子洞。

      洞底世界的朝夏まなと五官僵冷弥漫寒气森森,仿佛早上不是从家而是直接从位于黄泉的办公室来参演,并对跨次元加班占用了撸猫时间不太开心,比起亲切关怀更类似人类观察的视线穿透日抛自泛青的眼窝中央凉飕飕地发射,扫荡,关照到每一个组子,比死人脸还白的爱月小西装套条纹衫上场假疯下场真疯,鲁道夫三胞胎轮流冒充彼此和那个小的一起应...

大屋废纸篓

NG场面1


     他下意识望向urara,想确认他也不知道要确认什么的东西。


     他看到的是urara快速从包里取出一把匕首熟练地出鞘握实,刃尖直指他喉咙。车抖得厉害,但urara的手很稳,suzuho的凝视也稳稳定在她水光潋滟的眸中,哀愁爆发过后的脸上浮现着他之前未曾见过的神情,

     “这不是去城里的路。”他说。


     “没错。您刚才是不是要爱上我了?”...

大屋初稿:那时的suzuho还是个攻。

“urara。”

“你玩我。”suzuho盯了maa半晌,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maa那双备受夫人们喜爱的大眼睛在此时显得尤为无辜。

“看来你对她颇有意见。”

suzuho不理会他“意见”和“想法”的双关,他刚刚积攒的舒缓全给打翻了,“你比谁都清楚那女人就是个克星!你以为我不知道这幢房子发生过什么?akki、kaname、kai、kita…aizuki…现在轮到把她推给我?你到底什么意思?”

maa修长的十指悠悠相搭停在胸前。。

“放轻松yurika…yuuri是个好女人。”

suzuho为他在自己如此认真发怒的时候还要玩这个充满调戏意味的双关气得别过头去不看他。

“何况我还...

【suzurara】大屋(4)(完)

4


     suzuho和urara敲定婚事之后常一道用餐。mirion要么半夜就坐马车进城,要么在房间里写信,suzuho很担心她的状态,虽然他自己也给军务忙得团团转。“我得去看看rara。”urara总是用这句话结束仅靠他们两人维持的家族仪式。邀请suzuho跟她一起,孩子喜欢他——至少做母亲的这么说,suzuho可看不出来。那孩子动不动就笑,不光对他。她对一切都好奇,都喜欢,尤其热爱雷雨天气,她笑的时候urara随着她笑,声音会在suzuho埋首公文堆时从他对面的墙里传出来,他简单收拾一下,去接urara手里的托盘,以前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为...

非人组的521

“死神怎么带走人的生命啊?”

“亲个嘴就好了。”

“就这样?”

“是喔,你不要觉得很简单,量大起来超级累的…啊你该不会是想”

“可以吗?”

“不、不是我可不可以的问题吧!现在就…不用去告别之类的吗?”

“我已经活了太长时间了,拜托你。”

“你走了之后…没人能看到我了呢。”

“…卡米拉…”

“不,没关系。一直以来谢谢你。”

“要说谢谢的是我,卡米拉。能遇到你我真的很幸…唔…”

“……”

“……”

“……好像没用呢。”

“……可能吸血鬼的话还是得高级一些的死神来……”

“……要不要 再试一次?”

“…好啊。”

【suzurara】大屋(3)

3.1


     “rara不会去的。”


     seiko单手打开请柬扫了一眼,无动于衷地折回原样交还给mirion,孩子在她臂弯里,大眼睛跟着周围裙摆似蛋糕飘来飘去的女性们滴溜溜地转,玲珑的五官尚看不出和父母哪边更相似,但mirion总是不自觉地将她和少女时代的urara联系起来,那时urara虽然经常面带忧郁,笑容中至少还不含讥讽。多少个悲伤复而痊愈再跌至更深一层绝望的日夜才打磨出了那样锋利的矛尖迎向整个世界的虚无,又是多么厚重的虚无将那锋芒层层笼罩才使外人无从察觉,哪像这孩子的脸,晴...

为表对凛音的尊重不能叫宙7三角


所以是不是可以叫宙7.5三角(不可以好吗


那宙7.5五角形的三分之二?(好长

1/8

© 蒼歸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