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吃粮和尝试理解尖刻美丽登峰造极地骂人者的逻辑。大概可能或许会发一些笨拙的小文。

关于

这里也顺便存个少女纯爱漫画档(……


时间是菩提事业上升,库拉自己偷偷做黑魔法实验,两人关系即将走向👋的疏离期。

(其实爱得深沉)

刚下过一场雨,黑夜镇定了寒意,湿气扑打到库拉的脸上,让他皱着眉挥袖,手离了门把手身子就站不住了,一个趔趄差点摔趴到水坑里。

他喝得烂醉,想吐,身子由内热到外,从上热到下,不过他脑子里是一团浆糊,既不必感觉,也不必思考。他扶着墙挪到小巷深处,招来座椅爬上去,咕哝了句咒语就沉沉睡死。

菩提失眠了。白天三十公里拉练并没有对常年高强度训练锻造出的身体造成明显影晌,至少对眼部肌肉没有。他研究了一会儿看不到的上铺床板,听了听室友们的鼾声六重唱,感觉自己清醒得可以...

自制2016TCA宙组短剧

maamirionurara的最后一次TCA没有短剧太可惜啦!!!!!

娱乐用

请脑补观看


(吵架歌前奏 sora、瑠风黑天使伴舞 maaTod出场)

maa走到桌边,拿起笔,欲写(伴奏陡强,黑天使腿抬高僵住),放下了(伴奏陡弱,黑天使放腿),苦思冥想状(伴奏停,黑天使保持动作定格)

帆(皇帝装)出场:还没写出来吗?!

maa:啊。(四声)

帆:怎么这样?我可是real相信你的才华啊,从初见开始就没有动摇过

maa:我知道。

帆:为此我还专门把你带到维也纳来!sisi都以为我有外遇离家出走了啊!

maa:我知道。

帆:总之如果不让母后满意就糟糕了,会被塞进铁...

剪辑的过程中感受着她对角色的塑造。

克拉拉、阿姆奈利斯、玛戈、伊莎贝拉…每一个角色都自有一套鲜明、独立的体系,是她凭借内在逻辑构筑起来的,动起来时轨迹是满分的圆润又精细,她的容貌令发挥深深烙印在观者眼底,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歌是短板,但她让缺点对演出的影响尽量降低到最小,我最最喜欢收录版王女一个气息不足的高音之后那无比自信、美艳的笑容。

值得尊敬的うらら様。

那么多贵族女性,诠释出了不一的风情,因而衷心期待起伊琳娜她会如何塑造。

看出入侍她总是帽檐压得低低的或者用伞挡着脸走得飞快。

一次次NOS,答题似的,其他时间乖巧地坐在一边,maasama对她都是一副“得得得知道你不想在这儿多...

帆美丽SuzuUraraまかうら同人文list(持续更新)

感谢所有作者太太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有读者旁友的认真阅读!

由于星屑链接较多,手机端非常不方便建议电脑端阅读

1.如有遗漏欢迎补充

2.如需要论坛邀请码贴吧可以要(by一个权限不够放邀请码的可怜人

3.作者们非常需要您的热情和鼓励~本来坑死的文说不定夸个两千字就活了呢!(不活不要打我

4.排名不分先后


2017.6.4

1)凯尔迈人的王子

王家;含肉;完结


2)没有名字只有一段w

很难形容所以自己看w


3)还未暴露的轨迹

现代;肉;完结


4)我与学长的邂逅

校园;清水;完结


5)Almost Lover

D/S;女尊;肉;完结


6)大屋...

【suzurara】心中(双打/女体/黑道paro) (6.6更3)

注意:因为是跟姆姆以接文形式合作,全文都会更在此。

1by我

        真风凉帆去伶美うらら的房间改纹身时已经知道她不是纹身师了。伶美应该也知道了真风知道自己不是纹身师的事情吧,但她还是一边用毛巾包着湿头发擦拭,一边给真风取来拖鞋。

        “先把手洗干净。”伶美指指门边的水龙头,真风弯腰,血水顺着沟渠流进黑暗,手上还有些不用肥皂去不掉的痕迹,伶美扔下拖鞋回屋里了,看上去并不介意。房间深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

  ...

【归档】2015.1.3 00:58

看我刷出了什么。

迎风翻滚不问来去的好时代。

換毛毛毛毛毛:

“如果你要写一本小说……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宙温拨开鹿吟浸在玻璃器皿里淘洗樱桃的手,从他的指缝中间拨拉过两三颗,挑起来一并送进嘴里:“我不想写小说啊……”

  “有点好奇,比方说你要写一部刑侦剧,初始视角却是犯罪嫌疑人,而后通过对其的心理描写,以同情为主线在观众心里树立了他的正面形象。”他将器皿里的水倒尽,然后将所有樱桃推到她的面前,“而后观众发现嫌疑人有其苦衷,而理所应当的正派角色内部却也勾心斗角。”

  “那我叫它《今天的狗血三尺高》。”她...

【凰朝凰】别所(0)

0.0


      maa好想笑好想笑,kaname就倒在他的脚下。


      曾经希冀投向某处的目光永远熄灭,曾经希冀吐露某些话语的薄唇永远失声,曾经希冀做出某个动作的漂亮手指再也不会优雅地相搭了。他找的帮手动作那么快,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kaname已经倒在了他的脚下,如果他跪下来,就可以吻到kaname的额头,如果正后方打来一束光,他的影子就会和kaname的身体完完全全重叠在一起了,在kaname倒下之前他们可从来不会这样接近,至少他不记得有这样接近过。...


子目(上)

        “……当年我们做了标记的石砖是否已斑驳不清了?只要站到那跟前,我便可给他讲,那时冲动纵你我,你我纵马缰,穿过一天中不是最温暖,却是最绚烂的阳光,飞越这片断壁残垣,向北方驰骋,为了真相,为了虚无的美好,仿佛要一口气跑到森林的尽头,仿佛黑夜永远不会来临——它终究当然地来临了——林间空地之上,千亿星辰连成万丈银河,于是我们依然有光。想到我离开之后那光仍将照耀世间,照耀良,照耀你,我就感到发自灵魂的幸福……

        “...

一篇确定坑掉的帆还没出场就坑了的帆美丽

0


“那么,我这就去分部了。”


爱月ひかる合上文件夹。


“嗯,那边完事之后直接下班吧。”


“非常感谢您!”


爱月深深鞠躬,她离开之后,伶美うらら从屏幕转向朝夏まなと。


“发生了什么吗?你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


朝夏直直回看她,令人无法联想到其真实年龄已近四十的光滑面庞上,大眼睛流露出狡黠的笑意。


“因为有约会。”


她刻意把“约会”二字的嘴形做得极为夸张,说完就舒服地靠到黑色皮质转椅的椅背上,双手攥成拳向前推,像猫似的伸了个懒腰。


“噢?”


玩这套也不是第一次,伶美不动声色,办公室里一时只有她快速敲打键盘的声音。果不其然很快就听到...

[帆美丽]声(04)

04 伶美うらら 其二


      堇花人生一往无前。带着来到宙组第七个年头的一百多个日夜,伶美うらら颠进了名为《伊丽莎白》的兔子洞。

      洞底世界的朝夏まなと五官僵冷弥漫寒气森森,仿佛早上不是从家而是直接从位于黄泉的办公室来参演,并对跨次元加班占用了撸猫时间不太开心,比起亲切关怀更类似人类观察的视线穿透日抛自泛青的眼窝中央凉飕飕地发射,扫荡,关照到每一个组子,比死人脸还白的爱月小西装套条纹衫上场假疯下场真疯,鲁道夫三胞胎轮流冒充彼此和那个小的一起应...

1/9

© 蒼歸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