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除了这个人的欲望什么都没有

关于

格里芙

提着手提包强撑着独自上楼的一路,方才被揉乱的发丝仿佛铜线放电令头脑灼烫,被强行从暧昧中割裂出来抛弃般地摇摇晃晃住脚的独立意志,随着物理距离的渐远浮出高浓缩浪漫精华的胶体,在一成不变的寒冷空气中蜷缩成一团。格里芙在心脏被苦楚压抑得喘不过气的同时,为自己仍能坚强地踩着高跟鞋走得笃定笔直而骄傲。
哈雷的车辙像同名彗星划过的轨迹,在身后永恒地回放令万物遁形的闪光。
小皮包齐全的补妆用品中翻出家门钥匙,机关随扭转回收成严丝合缝的平面。优雅顺畅的完美刹那。格里芙鼻子一酸。我必须,只能,自己面对这一切。被剜去一半的心留在原地抽泣,格里芙蹚着绝望的泥沼向前,拍开客厅的灯。
独属于她的寂静空间盛盈着独属于她的夜晚空气...

同じ血を分けて 堕ちてきたあなた

湧き出るのはいつも こんなタイミング 
喷涌而出的总是 恰到时机

ブラックな事件 待ちわびるように 
黑色的事件 像是焦急等待一般

同じ血を分けて 堕ちてきたあなた 

亲如骨肉 堕落而去的你


荣凯x安迪x瑞琪,剧情参考自:脑哥rk的秘密0-1,宝塚paro

哈哈哈哈,看不出来


他看睫毛扫下眼睑的浅淡阴影不看针头埋进,医生兴致再好总不至于药效发作前开刀,可这哪是讨喜到被请客爸爸会的力道。

“最后问你一次,为了他值得吗。”

早知道你恨的不是艺人也不是舞者。如果可以反悔他要永远离开这...

【予邪书】快递(瓶邪)


      我纠正了年轻时关于没有我在中间打屁他俩肯定大眼瞪小眼这个五十步笑百步的想法,因为胖子老朋友孙女结婚飞回北京喝喜酒,我和闷油瓶单独相处也没和谐到哪去。

     主要是少了胖子碎嘴,我能扯能吹,不等于爱扯爱吹,闷油瓶又不会主动唠嗑,小院子住两个大男人,一天到晚不说话,相处这么久习惯是习惯了所以平时还好,但是心里揣上事情,就感觉很像冷战,所谓事情指的正是闷油瓶一声不吭拿了对门大...

入坑的时候黑花还是纯纯粹粹的拉郎配。可就那么喜欢,天生一对的cp,可不是老天爷赏饭吃。
后来有了初见,有了信任,有了不为人知的共同回忆和深浅不明的情感关联,近到两词四字前后相挨,线索千头万绪有无纠缠却成谜,一日日连载抓心挠肺煎熬下来,到决赛圈似乎终于要守得天日,好像可以知道他们当面怎样相处,怎样说话,琢磨潜台词,听他们如何叫对方的名字。
只待三叔一锤定音。
而今终于。

我回坑的时候已经到重启邪被浇了血好生护着,可以说很有盼头,每天等得还是无比难受。
难以想象一直在追连载在等的姑娘们怎么熬过来的。
打开更新的时候看到那句话,周围一切的声音仿佛都褪去了,脸埋进手掌大脑空白了很久。短短一句话等得太苦。微博上的太...

【黑花】215我押没人接

      风声呼啸过耳,我没有听到三个刺头的回应,只见抬头瞠目结舌的焦老板和汪家人越来越近,一直像石头一样自由落体运动的小花突然挥动胳膊,绳影一闪,挂到三米外的岩壁,绳子骤然扯直,小花早把它夹在大腿间牢牢剪紧,此时借惯性收腹猛起,体操运动员般抓住绳子连荡带转两下攀入岩壁的阴影之中,全部动作在我坠落到看不见他的高度这几秒间,一气呵成。
      真功夫啊。这就是老九门的本事。而我最终把整张安全网砸成了一个巨大的避孕套,焦老板他们被冲击力造成的反弹晃得东倒西歪,汪家人反应极快,...

【黑花】0→1

0

      解雨臣回家那日,北京降了暴雪。他在温泉里躺了很久,雪花纷纷扬扬落到发间,随着热气的蒸腾融化殆尽,他仰头面向天空,闭上眼睛。

-2

      汪家人有名字,只是很少用来称呼彼此。

      他们较正常人缺乏一些脆弱的情感,但不乏严酷教育压抑出的阴暗,亦不乏发泄的欲望。姓焦的只说留他口气要挟吴邪,反倒成了救命稻草。

      灭族仇恨作为理由...

馒世界

清理文件夹发现的什么鬼

请脑补成波澜爆笑的画风

馒贾姬和馒佳丽是唯二的女孩子

置身草丛

如鱼得水

馒嘉丽:(骑着马)太慢了安德烈

馒德烈:斯嘉丽不要瞎跑啊

啊(绊到)

摔飞出去

露出全身的枪眼

馒佳丽:哇啊!

馒尔菲艾斯:那个我也有~

馒尔南:本大爷也有哦!

馒尔菲艾斯:不过安德烈身上的还真多呢,惨啊

馒德烈:还好啦,你们也很棒棒

馒佳丽:在攀比什么啊…


馒嘉丽:我家那位啊 有着修长的双腿和完美的后背

馒德烈:我、我家也是,一头金发闪闪发光

馒尔菲艾斯:我家也是(馒嘉丽、馒德烈:哇~~~)

做美甲的OG凰稀:咦 难道是要...

【隐黑花】生日

就想写写那个时刻
感觉这几更是不是就要见面了QAQ
真想每天一觉醒来已经更新了然后直接睡到第二天(x

-

      解雨臣收到短信的时候正在过生日。秀秀重视,陪她吃顿家常菜,清静,没什么好快乐的日子也过出些高兴的味道。聊到瞎子,他打开哑巴村传回来的视频,摆桌上两个人一起看。
      消息提示当然是关着的。更重要的大佬他吃完饭亲自去走,不那么重要的也不做表面工夫,礼物送到解家盘口直接登记入库,祝寿电话短信微信,根本进不了这只手机。那条短信是通过一个特别的程序显示出来的,从屏幕上方醒...

由205想到的一些

觉得瞎子这个角色同为强大而活了很久又和小哥默契的吴邪身边人,有个功能就是说出小哥内心的想法。
他也有说不准的时候,比如冰桶挑战他说吴邪胖子和小哥的关系还没到可以开玩笑的地步,结果天真泼了,小哥破天荒做了没有目的性的行为:跟他俩对泼。(当然瞎子这里也可以看成是助攻(。
同时瞎子和瓶子的相似性,对于解读闷油瓶的行为也是很重要的参考。格尔木瞎子要丢下吴邪,小哥不,两个决定之间差了什么因素。

他失忆之前说自己活在世上是为了找到和这个世界的联系,盗8一切结束他来找吴邪(三叔用的词是【千里赴杭】),对他说,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只有你了。
三日静寂告诉我们失去重要的东西小哥是会痛的,很痛很痛,能让一块石头感到...

【黑花】解语花在干什么

      解雨臣挽着男人的胳膊出房间,走廊里四散堆放着天南地北的杂物,有认识的人看到他们两个,暧昧地吹口哨,解雨臣戴了美瞳的大眼睛瞪他一眼,微微嘟嘴跟男人靠得更紧了些。男人笑着摸摸他的头,用的是不会让假发露出破绽的力道。他们在楼梯口告别,男人回去值班,解雨臣下到一楼,从现在开始他有十二个小时,作为焦家夹来的女喇嘛自由活动。
      这些人严格来讲并不算他的伙计。他们混迹于外八行,出现在各种喇嘛队伍中间,平时和解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只要解雨臣发出暗号,他们就能像现在这样,...

1/9

© 蒼歸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