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除了这个人的欲望什么都没有

关于

格里芙

提着手提包强撑着独自上楼的一路,方才被揉乱的发丝仿佛铜线放电令头脑灼烫,被强行从暧昧中割裂出来抛弃般地摇摇晃晃住脚的独立意志,随着物理距离的渐远浮出高浓缩浪漫精华的胶体,在一成不变的寒冷空气中蜷缩成一团。格里芙在心脏被苦楚压抑得喘不过气的同时,为自己仍能坚强地踩着高跟鞋走得笃定笔直而骄傲。
哈雷的车辙像同名彗星划过的轨迹,在身后永恒地回放令万物遁形的闪光。
小皮包齐全的补妆用品中翻出家门钥匙,机关随扭转回收成严丝合缝的平面。优雅顺畅的完美刹那。格里芙鼻子一酸。我必须,只能,自己面对这一切。被剜去一半的心留在原地抽泣,格里芙蹚着绝望的泥沼向前,拍开客厅的灯。
独属于她的寂静空间盛盈着独属于她的夜晚空气,被主人发间肩头点点晶莹化开无言的欢欣。
自己的房子真的很重要。
格里芙呆了呆。
只要有房子,在外面失去了一切都可以先回家。把美好和伤害通通隔绝门外,倚上沙发喝温开水。
永远从旅途到旅途的家伙想必不在乎。春天快回来了,明明可以多留几天,看一个睽违暖阳十年的国家如何在狂欢中复苏,还以为他会感兴趣,结果两次询问都有头无尾,总是有头无尾,总是他敏锐地捉过问题背后她犹豫而小心翼翼伸出的手指直接用更有效的方式回应,总是骑手而非诗人的天赋使然,描述相符服务态度无懈可击给不出五星以下的好评,高纯度后劲十足,不留余地,祈盼再掐紧点的愉快窒息,一旦那手松开,世界就应当立刻毁灭,根绝与清醒同生共死的痛苦。
在无尽的雪夜中煎熬太久了,还要她为几天的强瘾付出代价太残忍了,箭矢离弦尚不复返,勾出胸膛的心却必须生生塞回肋骨中间。格里芙滑开屏幕反复上滑了已经烂熟的对话许久,组织新的语言让送走的心在外面多待待。
晚安。
废话。
明天见面吗?
太矫情。
提醒你一下,我们的契约还在存续。
简直是神经病。
回格又键入几番打出真正想说的话,看了许久就像看着不被允许降生到世界上的孩子。


谢谢你。


她回眸瞥向窗外。
那里当然什么都没有。
最后一次回格删净,她开始第一步卸妆。

评论
热度(2)

© 蒼歸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