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除了这个人的欲望什么都没有

关于

同じ血を分けて 堕ちてきたあなた

湧き出るのはいつも こんなタイミング 
喷涌而出的总是 恰到时机

ブラックな事件 待ちわびるように 
黑色的事件 像是焦急等待一般

同じ血を分けて 堕ちてきたあなた 

亲如骨肉 堕落而去的你



荣凯x安迪x瑞琪,剧情参考自:脑哥rk的秘密0-1,宝塚paro

哈哈哈哈,看不出来



他看睫毛扫下眼睑的浅淡阴影不看针头埋进,医生兴致再好总不至于药效发作前开刀,可这哪是讨喜到被请客爸爸会的力道。

“最后问你一次,为了他值得吗。”

早知道你恨的不是艺人也不是舞者。如果可以反悔他要永远离开这个地方,对了叫上荣凯,公演后的休假说谎面不改色的家伙从来无福消受,谁能想到跟外国人老师无缝交流的人气生徒护照本一片空白,手上的新茧和纵横堆垒的伤,舞台稽古吊着威亚打盹的模样,库洛替役下来瘫软在乐屋喃喃这次如果能拿Bow一定去争取伊莲出女主,大卫老师说好了给他们的duet设计振付,还有丝尔特老师的衣装,艾米p海报,配役表绝不碍着全擦星光万丈,他的Bow Hall啊…最后给了研七的么么,东上又是标志性红发的天才新人和已经空降别组上T的伊莲一起辅佐光荣退团的老前辈演绎经典西物,开票四十秒卖切,初日到千秋场场座无虚席,仿佛整个天地都铺张着新的传说要助老牌剧团重返巅峰。

么么入团或者说决定参加音校考试的那天,很多事情注定无法改变了,鲁道夫杰洛迪尔们依然永远不放弃去想:只要我更努力一点,如果我更优秀的话…聚拢在剧场入口的长枪短炮刺目的闪光唐突明灭像希望心头鼓张,给专人侍弄的话题度保温着,多到路线轮流出工的外部机会好生呵护着,只待属于自己的春天,在大阶段顶端翎羽飘摆地绽放。

他一直以为荣凯也是这样。

即便荣凯入团十七年只去过一次大人会——到底和怎样的贵人建立了秘密关系才能实现,瑞琪自己的客户都认为他不可能不知道。两人是一路相伴走来的同期,从音校室友到新公时代交替收揽主役再到如今平起平坐二番位辅佐娘t位空置的top么么,台上交相辉映,出杂志上节目成双入对,任哪两位生徒被摆进这样的关系都要至少装出亲如手足做联动生意,何况推上穿对方衣服的入待照多到可以拿来打几盘对对碰。甚至时至今日事实最终证明他并不了解荣凯,其余所有人依然默认:对于荣凯的行为他自始至终知情,并明里暗中相助。在十七年人设塑造和挑战剧团权威的戏剧性事件面前还有谁会在意真相。

瑞琪是否也在做类似的事情?我们已经停止两位涉事艺人的演出活动。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的披露目没有你们也能照常走!生徒依顺位次第补进香盘表,五次谢幕后大剧场掌声久久不散像对离经叛道振聋发聩的谴责,小天空播完初日新闻开始放以前的作品,都是惯例。好巧不巧屏幕上是近乎全裸的钢管舞秀宣传海报贴满中央駅才叫官方发现脚踏两条船七年有余的前·人气线男高速lift当年刚拿到第二个新公主的年轻Top star,这座舞台上从来没有萍水相逢的煽情,老观客先个月还赶紧擦把模糊了望远镜片的水,看那最后一圈体贴的卸力,女役佳人轻巧落地,一切分明和那时一样,还要美,还要真,摔倒还要栩栩如生,台上台下台前台后一起抽心,心窝给侥幸抽得痒滋滋,电铁吱呀呀晃过来买阪急的就是,那叫什么来着,现场性…瑞琪渐渐迷糊了,犹听着带齿的铁片搁进瓷盘,视线第一次扫过来的时候他知道了,不是同行,做芝居要不得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眼睛。


「最高だ」と思う日も 会いに来てよ 
“最棒”的一天 我也来见你了喔

私の渇望を満たしてよ 
满足我的渴望吧

頭醒めきっている 感覚殺している 

头脑清醒过来 将感觉抹杀掉

私を沸騰させてよ 
让我沸腾起来吧


评论(2)
热度(1)

© 蒼歸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