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除了这个人的欲望什么都没有

关于

【予邪书】快递(瓶邪)


      我纠正了年轻时关于没有我在中间打屁他俩肯定大眼瞪小眼这个五十步笑百步的想法,因为胖子老朋友孙女结婚飞回北京喝喜酒,我和闷油瓶单独相处也没和谐到哪去。

     主要是少了胖子碎嘴,我能扯能吹,不等于爱扯爱吹,闷油瓶又不会主动唠嗑,小院子住两个大男人,一天到晚不说话,相处这么久习惯是习惯了所以平时还好,但是心里揣上事情,就感觉很像冷战,所谓事情指的正是闷油瓶一声不吭拿了对门大爷儿子的电动玩具,被找上门大骂变态我才知道。

     那玩具是人家按自己的尺寸给女友特别海淘定制的,要万把块钱,否则估计也不好意思来讨。我看闷油瓶,闷油瓶看着我,面无表情。如果他没拿,他会说没拿,这架势分明是他拿了,让我摆平。我没好意思说要不这样我们赔您一个?连道歉带威胁塞钱把人哄走了。

     闷油瓶做事一定有他的理由,不动辄牵扯人类命运那么重要,至少也出于正经的目的,只是这东西本身用途太不正经,难怪不了解他的人误会。对面院子铁栅栏门撞出刺耳的一声响,我问闷油瓶:“现在能说了吧,您老拿那东西做什么?”

     闷油瓶摇头,我就指使他帮忙搞大扫除,自己先给床单换个色调,对心境起积极作用,就见那玩意赫然躺在床下的储物箱里。闷油瓶私人物品极少,摆在一块儿也就格外惹眼,我心头一股无名火起,拿出来细看,东西是包橡胶的,做得很精致,遥控器也在,有快中慢三种振动模式,最快的震得我手发麻,开了半分钟还发起热来,总的来说,除了良好的质量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琢磨半天毫无头绪,反而觉得自己跟对门大爷儿子同款家伙事大眼瞪小眼,怪怪的。十年间我对闷油瓶背负的一切有了相当的认识,接他出来之后也不再执念那些层出不穷的谜题,如果是别的,他不说我不问,但是什么事情非得偷别人的情趣用品来解决?闷油瓶倒挂对门大爷家房梁偷电动机把的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我的想象极限内只有一个令大脑血脉贲张的答案,同时也是最不适用于闷油瓶的答案,那就是它原本用来解决的事情。

     如果真是因为不好意思跟我们说,默默偷别人的用,闷油瓶未免太可怜了。最后我顺手淘宝了这类东西的价格,几位数的都有,便宜的闷油瓶下次斗能挣一车,想象一辆载满…的卡车开进雨村停在家门口,我在床上笑出声,闷油瓶翻了个身。过会儿我关上屏幕道:“小哥,帮你开了个淘宝号,账号密码发你微信了,银行卡绑好了,你下个它的app,以后需要什么可以自己买,两三天快递上门,很方便的。”

     片刻沉默被永不停歇的瀑布声充盈,我仰望黑暗,光点魑魅魍魉,旁边他淡淡地“嗯”了一声,卧房再次将话语和整个世界隔绝在外。魇醒已是拂晓,很难讲我对做恶梦那种粘缠泥沼底部喘不过气的麻木是好是糟,迷迷瞪瞪擦把冷汗,要接着睡也睡不着了。外面大雨滂沱,摸出烟顿了顿点燃,云雾缭绕间原本面冲墙壁的闷油瓶下床拖出他的箱子,与其说被我搞出的动静吵醒,不如说他只是一如既往保持按需入世处理事务的状态,我好奇地看着他拿出那根电动玩具向我走过来,掐灭我手里的烟扔到地上,我说:“你要干吗?”

     他迈上床把我按躺,按摩棒在他纹丝不动的手里兀自狂震:“除魇。”

     “除魇?怎么除?”我说,“你还会除魇?”

     他径直将那东西顶到我的身上,破床随着我吃痛的挣扎咯吱咯吱摇晃,没一会儿我就告饶了,那天晚上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折腾着的,一夜无梦,扎扎实实睡到晌午,醒来神清气爽,心说有这手艺张家还怕复兴不成?开院门扫着地,对门大爷的二儿子迎上来,手里拿了一沓厚度眼熟的现金,说是嫂子翻他哥购买记录误会了正电话里吵呢,快把东西还回来给她送去了事。

     洗洗还能用吧。我跟二儿子一凑倒是终于搞明白了来龙去脉,其实就是快递站工作人员搞反我们两家的件,大儿子打开小花来的包裹眼睛都直了(也确实不能全怪他),动了私吞的念头,又不想松口定制花的万把块钱,确定我们不知道送错的快递就在他们家之后,上门闹了一场“怎么摊上你们这种变态邻居”的戏。

     整件事情最匪夷所思的地方在于,闷油瓶这边被我随手塞了“小花的包裹”去拆,开出那么一言难尽的玩意儿居然就顺理成章收下,大概这东西在他眼里真就是个功能性的装备而已。经他那天作法我确实很少被魇醒了。

     胖子回来之后我没跟他提这事,因为从头到尾都太有槽点了,他得嘲笑我和闷油瓶两周才算完。直到很久以后我们被逼到翻闷油瓶的手机万一他给我们留了信息的境地,胖子随口问我:“你当初怎么想到给小哥开淘宝号的?”

     我没说话,目光凝固在屏幕上久久动不了一下手指。闷油瓶的账号订单寥寥,除了下斗用的装备,就是我们偶尔撺掇他帮忙抢拍的生活杂货。账号里的地址只有两个,雨村和吴山居,收件人写的都是吴邪。

 

FIN

 


评论
热度(4)

© 蒼歸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