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除了这个人的欲望什么都没有

关于

【瓶邪/客丧/黑花】一席酒

自从转型不想写的就不写型写手日子好过很多

1
      刘丧和张海客好上之后就一直在尽力避免和我碰面,有段日子没见这小子虽然还是那副欠抽的德行,气色却好了很多,精神饱满,一看就是充足睡眠健康饮食高质量性生活养出来的,还是说这就叫爱情的力量。我想象了一下张海客顶着我的脸跟刘丧卿卿我我的样子,暗下决心今晚这顿饭不惜动用闷油瓶的淫威也要劝服他做整容手术。

2
      我想张海客对刘丧是真心的。闷油瓶不管张家的杂事,但对于张家人族长终究是一个重要的存在,张海客把人带到闷油瓶跟前,足以说...

【黑花】小院子

      我弯腰继续向前跑,听见身后黑瞎子脚步停了,我回头脑子嗡的一声,他胸口出来一截尖尾巴,嘴张了张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我上去两步那尾巴动了,串着他空中拐了个弯,猛地一甩,黑瞎子直接被摔飞,砸到大坑另一边的墙上滚到地面,头垂了下去。
      所有人都懵了,我什么都不管了拼命跑到他身边,他墨镜不知道被甩哪里去了,眼睛闭着,后脑勺凹掉一块,整个身子都软了。
      我曾经认为,自己亲手谋划过那么多次牺牲,经历过生...

【黑花】日常

      黑瞎子一瞅解雨臣的眼睛就明白了,他出现在这间酒店绝非偶然。一声假惺惺的花儿爷还没来得及劝出口,人已经身子一歪撞到他肩上,他眼疾手快扶胳膊撑腰,不动声色地笑着跟前面的老板们打了个马虎眼,带解雨臣转进房间,关门就见解雨臣醉意全无,眸光澄明溢出煞气,扯了领带开始脱衣,全身眨眼间只剩内裤,松动着关节冲他歪头,“齐先生,我没时间了,你能不能帮帮忙。”
      “早知您有需求,我就少喝两杯了。”黑瞎子向他走去,就见解雨臣从自己房间的沙发底下竟然掏出条旗袍,喀吧几声缩了骨就往...

【瓶邪】现在同以往

      为了完成使命,他要活。他要知道痛,来意识到危险,他要掌握危险的成因,以及处理危险的方法。他还要知道饿与渴,学会保持身体良好运行,来支撑使命的存续。
      他会走过一年四季,千里江山,重复上演的时代,他会参与精彩或平常的故事,遇见各色各样的人,然后忘记他们。他会忘记某条白皑皑的雪道曾经把谁的讲述聆听,某个夜晚谁赤红的耳垂凑近挟着烟草的味道,还有某次巨大的疼痛整个儿地吞噬了心脏,不受控制,不滞一刻,不存在任何方法减缓或根除,解决之前,他会习惯,习惯之后,他会忘记它...

【黑花】雨声

      “我们只有两个人,救不了他们,如果你一定想再下去,现在也必须离开。”男人提醒解雨臣。他知道这位年轻当家心里很清楚自己所言无误,并且早在自己说之前已经做出了明智的决定,同样不出所料的是,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湿漉漉的刘海贴在青年失去表情的面颊,挡住眼睛,冰冷的水顺着尚未褪去稚气的线条滑进衣领,大雨从他身上冲刷下的血在他脚旁汇聚成浅洼又很快地流散。迄今为止青年做出的正确决策比同龄人在学校做出的正确题目还多,然而闪念之差,几年战战兢兢的辛苦经营顷刻间灰飞烟...

【黑花】加盐白开一杯

      在前面开路的闷油瓶突然停下打了个手势,有人。
      看来焦老板带人走了另一条路。我在闷油瓶后面,上前探头看了一眼,愣住了。
      这两个人我认识,是解家的伙计。
      喜悦在心头蔓延,我仔细观察了一番,确认周围没有别的队伍,他们摊了装备正在休整,大概是跟焦老板下斗之后找机会逃了出来,我走出去向他们挥手。
   ...

【黑花】188自己打个补丁好睡觉

      黑瞎子咧了咧嘴,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哎,那夹杂着私事。”
      我突然意识到,黑瞎子说是二叔让他查哑巴村,可那天小花过来,分明说自己下了单,我正是从小花的微信,收到了黑瞎子在雷村拍的那段视频。
      难道小花和二叔让他去办的,不是一件事?
      他在哑巴村又会有什么私事?
      ...

【瓶邪】186一辆隐藏的车

      我往前走的时候,心脏狂跳,我特别害怕,在丛林的深处什么都没有。但如果有东西,那会是什么呢?这种对于未知的兴奋让我喘不过气来。黑发美人的双手柔情似水,抚摸我的后背无声地邀请我进一步抵达真相。
      就在这时我被小花叫醒了。
      梦得过于投入,醒过来还是心跳飞快,身子发热,我佯装无事打量四周,看到在整理装备的闷油瓶,突然反应过来,暗叫一声卧槽。
     ...

【黑花】风儿飞 笛声追 追追不复回

      “然后我就看到…”他支吾起来,我已经猜到他大概会说什么,也完全理解小花为什么会那样做了。

      奇怪吗?一点都不奇怪。他从八岁开始,为了演好解家当家这个角色,掩饰了太多,也压抑了太多,甚至到最后一刻,他若不是确信自己半分钟后就会死,绝不会在可能被人瞧见的地方做出那种举动来。我反而替他高兴,毕竟对于我们这样的人,在乎的人们能安安稳稳地活着,就很幸运了,自己的幸福?或许能实现吧,但牺牲如履薄冰的现在本身,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关于新博客

比起记录琐碎侧重于心得体会,不说谎话的地方,暴露本人各种缺陷。

开了一个月算是稳定下来了,有兴趣可以来一起成长。

传送门


这里依然作为作品仓库使用,因为喜好比较杂,今后推荐什么、发布什么尚是未知,产粮都会打相关tag,即使如此依然不unfo的旁友们请受在下一个哈特

2/9

© 蒼歸葬 | Powered by LOFTER